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母亲江南美女,儿大爱母如娇妻 [2/2]-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


  当我整理资料时,发现父亲把资料统统当作废纸卖掉,我大怒,再一次与父 亲发生激烈冲突。这次我完全胜利,父亲根本不敢出声,连祖父和母亲都在一旁 大气不敢出。当我冲到垃圾站想找那本笔记本时,却早已被运走,我闷闷不乐地 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却惊奇地发现那本笔记本摆在我的枕头边,我激动得连连轻 吻,小心翼翼翻开她,重头回味这一年多时间里的历程。 在我翻到最后,看到我写下的有何奖励的调皮问题时,我心里充满了幸福。 我一页页地、无意识地继续翻看后面的空白页,又感到一丝失落,当我翻到倒数 第一页时,一行清秀的小字映入眼帘:「如你所愿」。我愣住了,因为从那笔迹 来看,显然是早已经写下的,我这时的感觉无法描述,只记得我激动地在下面写 道:「谢谢你,妈妈。原谅我好吗?」 我把它又放回了枕边,藉故对母亲说:「笔记本您要拿回去吗?」母亲有点 错愕地看着我,半张着小嘴,目光透露出不安,我以坚定的目光看着她,毫不退 缩。母亲终于抵挡不住,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兴奋得大喊大叫,比知道成绩 还兴奋,母亲脸上透露出不安的表情,默默地走开了。 我很快因为学费的问题和我的私人计划,不得不继续干苦力挣钱,每天高强 度的劳动,让我回到家后往往吃完饭便倒头就睡。 我终于积攒了足够的钱,三个月的漫长假期还剩下两个多月,我藉故父亲在 家打麻将太吵闹,不能专心学习,提出要回父亲的祖屋,即原来的老房,每天给 我送饭、拿换洗衣服即可。父亲没意见,祖父也支持我,母亲像是明白了什么, 不安又有点恐惧的哀求地看着我,但又不敢反对,就这样决定下来了。

  回到原来的房子,感觉到了我自己统治的世界。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母亲没有 来送饭,倒是祖父来了,我非常不安。祖父身体不好,父亲就来,我很是失望, 但我坚持不回家,反让祖父和父亲非常高兴和放心。 过了两个礼拜,我逐渐焦躁不安,天天企望着我期待的…… 一天晚上,狂风暴雨,雷电狂闪,我死了心,站在雨里,任由暴雨发泄我的 愤怒,致使我发烧卧床不起。父亲送饭过来,尽管我发烧不已,但他急于回家: 不是去通知家人,而是牵挂他的麻将。等到晚上也无人再来看我,狂风暴雨继续 肆虐。 当大门响起声音时,我正在床上迷惑。片刻后,当我睁开眼睛,一个被暴雨 洗礼而纤态毕露的美女站在眼前,眼里充满了泪水,丰满的胸部起伏不停,显然 是急速赶路的后果。连衣裙被雨湿透后,紧紧地贴在苗条而曼妙的身体上,手里 拿着发夹,任由秀发散披而下,一只秀手探上了我发烫的额头。

  我心里的委屈和感动让我泪水夺眶而出,我拚命坐立而起,紧紧抱住母亲, 把头埋在那丰满而极富弹性的乳房上尽情地放声大哭,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我抬 起头与母亲泪眼相对,母亲不停地安慰我,抚摸我的头,我在那温暖的怀里依偎 一会又进入梦乡。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母亲换了另外一套连衣裙,看我清醒,关 怀地向我问候,我轻轻点头,表示我感觉好多了,母亲才放下心。她告诉我说, 祖父和父亲也来了,我已经打过针。祖父和父亲正和医生在说话,这时过来看望 我,我生龙活虎地舒展了一下身体,医生得意地向父亲邀功,但祖父还是担心不 已,臭骂了不敢作声的父亲。祖父命令我继续躺下休息,要母亲留下来照顾我, 便和父亲回去了。 当我再醒过来后,已经是半夜了,我轻轻喊道:「妈妈。」换过睡袍的母亲 从客厅走到我的床前,秀发披肩,诱人的肉体若隐若现,令人遐想联翩,我顿时 目光集中在她那迷人的身体上。半天才傻傻的问:「我吃过饭没有?」母亲「噗 哧」地娇笑起来。 那纯洁和娇贵的脸蛋艳丽如花,我按捺不住,一把起身,便把毫无防备的母 亲抱上床,报复性地按住她的双手,母亲惊惶失措,动弹不得,我恶作剧地一口 吻上母亲的小嘴,母亲受惊地拚命躲闪,于是我们爆发了「亲嘴」大挑战!

  当我用双手制住母亲的头部强吻成功后,便不轻易放弃,以致我和母亲都难 以呼吸,当我松开手后,都累得气喘吁吁。母亲用手摀住小嘴,我立刻开始解开 她的睡衣,母亲制止我,哀求地对我说:「不要这样。」我不理会,母亲突然向 我嘘声,说道:「有人!」我吓得立刻不敢动弹,母亲乘机摆脱我的控制,跑出 卧房。 我提心吊胆地来到客厅,发现没人,我大喊祖父和父亲,每人搭理,母亲也 不见了,我才发觉我上了大当,却毫不生气。 这时母亲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一杯牛奶,我不怀好意地逼上前去,母亲恐 惧地往后躲闪,嘴里连说「不要」,被我逼到墙边。我整个身子贴上母亲,母亲 双手抱着杯子,拚命隔开我,我想抢过杯子,母亲死死不肯松手,我一把抱起母 亲,大步迈向卧室,母亲闭上了眼睛,浑身发抖,开始哭泣。 当我把母亲扔到床上后,我并没有动手,静静地观看母亲。母亲睁开眼睛, 不断哀求我,我温柔地亲了她,母亲没有反抗。我轻而易举地拿开了杯子,母亲 紧紧抱住身子,瑟瑟发抖,眼睛不敢张开。 我脱光衣服,跪在她身旁把她抱入怀中,母亲发抖得厉害,但我没有任何侵 犯。终于母亲张开了眼睛,我故意显现身上的累累伤痕,让母亲惊呆了。这些伤 痕是我干苦力时留下的,平时我毫不在意,但不知会对母亲产生如此大的震撼。

  母亲轻轻抚摸我的伤痕,心痛地问我:「痛吗?」我摇摇头,母亲抱着我开 始啜泣,我也抱住母亲,让她在我的肩膀上哭泣。 母亲虚弱地停止了哭泣,我开始替她解开睡衣,片刻母亲便只剩下内裤。母 亲死死护住内裤,让我无计可施,除非用暴力解决。我停下不动,用乞求的目光 看着她,说道:「妈妈,你不是答应我,如我所愿吗?」母亲又开始哭泣,我不 停地亲吻她的双眼和泪珠,抚摸她那滑嫩的背。 逐渐母亲的哭泣变为断断续续的啜泣,紧张而紧绷的身体也已柔软下来,我 试图脱下她的内裤,母亲仍然不松手,我低下头,轻轻地亲了那护死死拉着内裤 的小手,又在母亲耳边亲亲,说道:「妈妈,你原谅我了吗?我爱你。」没想到 母亲一下子抱住我,又大哭起来,我只能不断地安慰她。 渐渐地母亲在我的怀里安静下来,我再去脱母亲的短裤,母亲只是像徵性地 档了我一下,便很配合地让我抱着她把内裤脱掉了。我把母亲平放在床上,仔细 欣赏着这位年轻的美女母亲整个完美无暇的身子:坚挺的乳房愈加丰满了,加上 纤腰和平坦的小腹、性感的臀部、修长的双腿,特别是母亲凝脂般的肌肤,让我 抚摸时感到母亲简直是精美无比的艺术品,我不由得发出赞叹:「妈妈,您真美 丽!」母亲秀丽的脸庞透出娇红,越发迷人。

  我终于要爆发,我分开母亲的双腿,压上母亲的身子,已发育到15 的阳 具迫不及待地要进入。母亲轻轻地叹了口气,腿更加分开,并抬起了臀部,我的 阳具立刻找对入口。但母亲的阴道仍然那么紧密,我急切地抬起下身,抵住阴道 口用力压下,粗大的龟头勉强进入了,母亲发出痛苦的低吟。 「轻点,好吗?」母亲哀求我。我停下来亲吻母亲,不断询问她是否疼痛, 母亲点点头,但又抱紧我的腰部,咬住嘴唇,坚强地示意我继续。 我用尽力气往里挺进,一下便全部没入,母亲睁大眼睛,眉头紧琐,修长的 颈上显现出筋线,喉管里发出闷哼,泪水夺眶而出。我不敢抽动,温柔地和母亲 亲吻,母亲默默地和我舌头交缠着。我按捺不住,开始抽动,母亲死死吸住我的 嘴,又抱紧我脖子,在拚命忍受痛苦。 下身的快感让我不能控制地加大力度和节奏,但母亲的阴道实在太小,而且 仍然乾涩,母亲终于忍不住发出大声的呻吟。我也顾不了许多,把我压抑了许久 的怨气拚命发泄着,母亲痛苦地摇头,想把我从她身上推开,我抱住她的腰,每 一下抽动阳具几乎要脱离而出,又全部没入,极度的快感和母亲的疼痛让我几乎 不能把持。 坚持了20多分钟,我感觉到我要爆发,我用力抱住母亲身子,紧紧压在母 亲的身上,母亲大概感觉到我要射精,也拚命提高臀部。在我集中全身气力的冲 刺中,母亲的痛苦也达到了极致,当我终于精疲力竭地压在母亲身上时,母亲已 经无力呻吟。

  我温柔而感激地亲吻母亲,母亲也积极地回应,又一次激起我的雄性,又一 次翻云覆雨,而且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母亲已无力配合我,任我尽情地享受她 那迷人的肉体,我终于拥抱着母亲,心满意足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我一大早醒来,被我折腾近一夜的母亲体力显然不如我,仍在沉沉 入睡,脸上依稀可见的泪痕配上那秀丽的脸庞,像那「雨后梨花」一样。我爱怜 地亲吻着,不敢惊动她,独自起床,精神百倍,但顿时感到饥肠辘辘,便出门买 早餐。 当我回到家里时,伊人早已不见蹤影,母亲赶去上班了,我失望之至。父亲 过来看望,见我无精打采,便问我病好点了没有,我灵机一动,便提出要母亲过 来照顾我,父亲爽快地答应了。我不敢透露出我内心的狂喜,作戏般地回卧室休 息,父亲也适时地离开了。 母亲下班后回来,和我谈判似的交谈,我要母亲继续陪我,母亲却说:「不 行。」 「您不是答应过我的吗?」 母亲说:「我只是为了鼓励你,也实现了承诺,你该知足了。」 我苦苦哀求母亲,母亲最后哭泣求我放过她,我绝望而愤怒地吼道:「难道 你宁愿忍受父亲的粗鲁,也不愿意陪我吗?」 母亲无助地看着我,哀求我说,只要我不再侵犯她,她便留下来,我无奈地 答应了。

  母亲搬过来与我同住,但我很快让我的欲望无时无刻都发泄,母亲不断地抗 拒,让我不能轻易得手,却不知这给我带来的刺激更为强烈,我的战场很快从床 上发展到厨房、客厅、浴室…… 我无比幸福地在母亲的陪伴下渡过整整一个月,做爱次数达到惊人的几百次 之多。但祖父身体的日渐虚弱,使我不得不让母亲离开。从此,在剩下的一个多 月的时间内,母亲便没有再来过。我也只好按下欲望,安心于学业。 开学前,我搬回家中,才发觉家中发生了令我大吃一惊的大事──母亲怀孕 了! 父亲三代单传,政策上还可以再生一个小孩,而且父亲也对他突破单传的奇 迹而自豪不已;祖父考虑到父亲的境地,也一直希望母亲再生一个小孩,反而母 亲透露出不想要的意识,父亲、祖父坚决不同意。
  晚上,我在作业,母亲悄悄进入我的房间,用笔和我交流,母亲让我想办法 劝说父亲、祖父让她流产。我不解,因为我也想要一个弟弟或妹妹,母亲似乎有 难言的苦衷,但又躲躲闪闪不肯直言,没能说服我。 我安慰母亲说,我会好好照顾她,母亲便抱着我开始哭泣,她告诉我,这个 小孩是我的结晶,她很害怕。我先是被吓得目瞪口呆,但看到母亲无助的模样, 我心里有了主意,我问母亲:「妈妈,你愿意为我生孩子吗?这是我们的孩子, 不管怎样,我会照顾他一辈子的。」 母亲在我的不断安慰和保证下,终于不再坚持流产。母亲的怀孕让父亲暂时 改邪归正,祖父也为这意外的小孙子而开始锻炼身体。我们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母 亲,为了小孩的胎教,祖父和父亲到祖屋去玩他们的麻将,偶尔父亲才回来看望 一下。 因怀孕而显得更加丰满迷人的母亲让我难以把持,母亲也不知为何完全顺从 我,让我小心地侵犯。可能这也是父亲没有享受到的待遇,令我得意不已。

  母亲的肚子一天一天地隆起来了,十月怀胎,终于诞下一个美丽的女孩,父 亲失望之至。但这位女孩立刻成为我和祖父及母亲的中心,母亲脸上也洋溢着幸 福的母爱,更加吸引人。 我偷偷地与妹妹共享母亲甜美的乳汁,并在最早的安全日期便又开始侵犯母 亲。父亲不耐烦妹妹的哭闹,经常发脾气,而且祖父的吸烟只能让妹妹转到了我 安全的卧室,我把卧床让给母亲和妹妹,自己睡行军床,而且经常帮辛苦的母亲 照顾半夜哭闹的妹妹。当然,产后愈发美丽逼人的母亲也尽力奖励我,主动配合 我,让我的性爱得到空前的满足。 想像一下,当我和母亲在美丽的妹妹旁边做爱时,母亲的温柔不但充满了情 人般的魅力,更多出一份母性的温柔。而父亲的需要也很少,偶尔才会半夜敲门 让母亲过去陪伴她,完事后便让母亲回来,而且又往往被我故意让妹妹的哭闹而 阻挡。母亲也发觉我的秘密,但却很感激我,反过来,变成报答我了。 我对母亲更加热爱,而且我已有意识地让母亲享受性爱。

  在我的滋润下,母 亲的魅力达到极致。我与母亲经常保持在最亲密的接触时,一起幸福地看着一旁 熟睡的妹妹,母亲也开始闭眼享受我和她的性爱,达到高潮的机率也越来越多, 让我错觉我们是幸福的三口之家。 妹妹一岁时,幸福的日子似乎结束了,祖父的过世使我不得不搬到祖父的房 间。父亲似乎恢复了他的统治,又开始打骂和虐待母亲。但强壮的我可以保护母 亲,父亲的发泄让母亲经常半夜抱着妹妹跑到我的房间避难,身上的伤痕让我爱 怜不已,母亲更积极地与我翻云覆雨寻求安慰。 母亲开始完全与父亲决裂,父亲被我和母亲通力赶回原来的房子。父亲也坚 决不来看望,这样反而完全纵容了我。

不想母亲又再怀孕了,母亲把这结果告诉我,并告诉我说,除了妹妹也是我 的女儿,而且这次也是我播的种时,我吓呆了,但细心一想,这是当然结果,因 为我知道父亲已经半年多没来看望母亲,更谈不上做爱了。 我陪伴母亲偷偷地做了流产,母亲也做了绝育手术,我们开始过着幸福的生 活。

后来遇到我心爱的妻子结婚后,母亲便有意疏远我。但我和母亲的关系不只有性,因为我对母亲的爱,永远是第一位的,是我一生中无可替代的。